暑假培训2014年7月18日-关于教育转型优秀班主任发展的思考

发布:bang 来源:时间:2014-07-17 16:35:39

关于教育转型优秀班主任发展的思考     

冯恩洪

引子:“我们现在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在哪里呢?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,我们发现,路的差距在缩小,交通工具的差距在缩小,楼的差距在缩小,我们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主要是‘人的质量’的差距。

 “打造‘人手’的学校教育与培养‘人才’的学校教育是不能划等号的。”

学校管理要向企业管理学习2003年,我57岁的时候,我重新走进了课堂,在同济大学读EMBAEMBA是研究高级工商企业管理,与学校管理是‘风马牛不相及’。但是,当我学习了两年EMBA,研究了企业管理之后再看学校管理的时候,我发现我有许多话要讲。”冯校长说。

 “企业中,影响效益的各个生产要素之间的组合始终是处于变化之中的,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,持续改进,不断创新。而教育发展中,影响教育效果的要素(教师、学生、课程、教法、时间、制度等)之间的组合,却没有像企业那样活跃,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处于僵化状态。”

发展学生的强势智慧“是什么在阻碍中国的人口转变为人才呢?” “国际社会认为,是教育评价这个瓶颈阻碍着中国的人口转变为人才。中国的教育评价犯了低级错误。我们的学校教育只发展人的语言智慧和逻辑智慧,而不承认人的多元智慧。” “国际斯诺克协会评价丁俊晖,是中国这样的国家300年才会出现一个的人才,然而在全国46万中小学里却没有丁俊晖的容身之地。用我们的评价观点,丁俊晖是不合格的学生,他是要退学的,因为他主科成绩太差。”

“教育的真谛在于实现人的社会化与人的个性化的和谐发展”, “发展学生的强势智慧”

  “东部沿海某省的校园管理文化是上午6点起床,晚上10点晚自习结束。中原某省有过之而无不及,早上5点半起床,10点半自习结束。我在那些学校里看到的孩子不是活泼而充满朝气,而是一张张疲惫的脸和无神的眼光。” “这种情况不是局部的,而是遍及全国的整体情况。在参加校长培训班的时候,我和他们谈论过这个问题,无论是来自内蒙的比较沉静的校长还是广东省比较活跃的校长,谈到中国教育的现状时都活跃不起来,大家都为一个问题所困惑,现状的令人不满是大家都能感受到的,但是为什么大家都走不出来?”             “我要说,中国的教育改革要比进行反法西斯战争困难得多。”     “我认为这样一场影响空前、深度和广度空前的、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变革,只有教育行政部门的力量不行,需要更大的力量向前推进。”  “我们目前处在人口众多但人才缺少的时候,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成长环境、社会环境和学校的教育环境。因此我们应该考虑,我们今天津津乐道的‘日光加灯光、时间加汗水’的拼搏的模型,能够造就我们需要的人才吗?”  “到底要不要改革,为什么要改革,应该从国家利益的高度考虑。如果从局部利益考虑,我们这里升学率很高就行了;但是从国家利益考虑,仅升学率高就不够,因为不能解决国家的问题。”

  “从新中国建立后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,因为经济因素或者政治因素,一直是强调社会的发展而忽视人的发展,不过这是特殊年代的特殊需要。中国今天要建设和谐社会,两者只能顾及其一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现在两者可以兼容。我把人的发展和社会发展比作两个圆,它们不是同心圆,但是这两个圆是交叉的,在今天的中国出现了共享共存的区间。昨天有些事情我们不能做,现在应该审时度势,把过去不能做的一些事做起来。”         “老虎的错误在于定错了教育目标。学校能培养出什么都会的学生吗?每个学生都能做到全面发展吗?应该尽量让每个学生实现其充分、和谐、自然、均衡的发展!”      “中国的评价只承认人的语言智慧和逻辑智慧,不承认人的多元智慧,中国的评价是总分评价。我们评选三好学生,要求平均分不低于85分,我觉得这是机械地理解全面发展。全面发展应该具有包容性,不排除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   “中国的教育考试评价制约了中国教育的发展,高考制度改革必须要改,这是前提。”

 

“如果你放了,分数会上去而不是下来。因为‘放养’解决了学习过程中的学习状态问题,解决了老师和学生的感情问题。当这些教育要素被调动起来时,学生的学习热情就会被激发,这是最简单的道理。所以,我对那位校长说,有这么多好处,你还连6个小时都不肯放,如果说改革,首先就要从你这个校长换脑子开始。”

  “1985年我刚接手建平中学时,接到高一举办数学竞赛的通知,就从班里挑选数学成绩比较好的学生,临时培训一下参赛,竞赛结束后培训结束。1986年以后,我把下午3点钟以后的时间还给学生,课余生活各得其所,各展其长,也就是‘放养’。到1988年,这个‘放养’的结果出来了。1988年之前的三年,建平学生在校外得奖人数一直在150多人次徘徊,1988年变成304人次,上了一个台阶。1989年我做了第二次改革,压缩知识类课程,放开科技艺术体育类的放养,每节课砍掉5分钟。这样一来,‘放养’的时间增加了。所以1992年,在招生规模不变的情况下,校外竞赛获奖人次达到600多。”           “只是因为改变了组合。”

  “在中国的学校里,学生和课程的关系是服从的关系,全国的课程表是一模一样的,学生到学校里只能服从。服从得好就是好学生,哪里来的创新?所以我们的民族缺乏创新能力。”

  “强势智慧的发展需要时间,需要空间,在校园里需要课程来提供保证。所有的学生用一套课表,是在泯灭人的强势智慧。根据多元智能理论,视觉空间智慧是强势智慧的,适合在美术领域有所发展,但是,现在高中三年的美术课一共才40节,而一个学美术的人,要想基本功到位就需要画300幅画,一幅画需要3个小时,这样就是900个小时。视觉空间是强势智慧的孩子,只能到课外寻找他的发展空间,而一生中生命力最旺盛、接受知识最有效的时间为什么不能给他?”   “当我们给学生提供选择机会的时候,将会出现人才辈出的局面。”

   “中国教育的现状是学校挑选适合教育的学生,而不是创造适合学生的教育。中国的教育工作者都喜欢好学生。我说这是对的,但是不全面。优秀的学生是国家发展的希望所在,但教育工作者还要明白:科教兴国,一个学生也不能少。今天班级里多一个失败者,说不定将来社会上就会多一个社会发展的消极因素。”

  “实际上适应差异的老师才是能力强的教师。我从事教育工作40年,我痛苦地承认,一个教育工作者,只要是选择了三尺讲台,都要下定一个决心:终生面对差异。差异是挑战,是对我们教育能力管理能力的挑战,是机会。”

  “学生差异大,都面对同一个目标没有办法教,但是如果都面对上一个目标,事情就好办了。从1989年开始,我的课堂就是一种教材三种进度,20%的同学瞄准150分,60%的人瞄准130分,20%的学生瞄准100分,最后每个人都提高到了一个高度。最后我的教学质量全都上去了。”冯恩洪说,这是学生和教法的组合。   “中国教师的特点是老师个体面对学生群体,而每个教师都是强势弱势的混合体,所以每个教师都是把强项弱项一块儿给学生。”

   “教师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去实现教育目的,而不是站在平地上。”这样,教师不在是以个体面对学生,而是教师群体面对学生群体。    “这个数据库就像是一锅百年老汤,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的味道会越来越浓。”

  “但是管理文化出来以后,我吃惊地发现,没有管理文化的时候,我是最高权威,有了管理文化,文化是最高权威。总是有老师提醒我,校长,按照管理手册,这件事情你不应该发表意见,或者说,按照手册规定,这件事情不应该这样处理。原来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婆婆,把自己管住了。”

 我只要管理这10个校长、书记就可以了。只要每周和他们个别谈半个小时,本周要做什么,怎么做,为什么要做,谁来做,思路理清就行了。管理文化建设使我自己获得了解放。”

 

返回首页页面热度:
Copyright© 2008-2015 www.event-project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万博manbetx官网
电话:0412-7810336 制作维护:信息中心 备案:辽ICP备07500465号-1
推荐IE6.0浏览器 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
顶部首页建议底部
扫描二维码手机访问